• <tr id='rveos'><strong id='rveos'></strong><small id='rveos'></small><button id='rveos'></button><li id='rveos'><noscript id='rveos'><big id='rveos'></big><dt id='rveos'></dt></noscript></li></tr><ol id='rveos'><table id='rveos'><blockquote id='rveos'><tbody id='rveos'></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rveos'></u><kbd id='rveos'><kbd id='rveos'></kbd></kbd>

    <code id='rveos'><strong id='rveos'></strong></code>
    <ins id='rveos'></ins><span id='rveos'></span>
  • <acronym id='rveos'><em id='rveos'></em><td id='rveos'><div id='rveos'></div></td></acronym><address id='rveos'><big id='rveos'><big id='rveos'></big><legend id='rveos'></legend></big></address>
  • <fieldset id='rveos'></fieldset>

      <dl id='rveos'></dl>
            <i id='rveos'></i>
            <i id='rveos'><div id='rveos'><ins id='rveos'></ins></div></i>

            瘋魚

            • 时间:
            • 浏览:5

            楔子

            月光撥開雲層,露出瞭半張蠟黃色的臉。

            借著微弱的月光,貓頭鷹的膽子壯瞭些,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怪叫著審視著視線范圍內的一切。

            一個瘦弱的影子突然闖入瞭它的視線。

            影子鬼鬼祟祟地走到水邊,然後拿出瞭一張網。

            撒網、收網……

            他把網到的魚一條條裝進帶來的桶裡。那些不幸落網的魚瞪著凸出的眼睛怒視著他,魚鰓不停地翕動著。它們發射出無數道怨恨的氣息,沿著秘密的軌跡遊走進那人的體內。

            那人又撒瞭一把網,正準備收網,突然傳來瞭狗叫聲,緊接著不遠處的燈亮瞭,傳出瞭人的呵斥聲。

            那人顧不得撇下去沒未得及收回來的魚網,拿起裝瞭魚的水桶沿著來路逃跑瞭。

            人喊聲、犬吠聲匯成一片,貓頭鷹嚇得閉上瞭大睜的眼睛。

            那人突然怪叫一聲,松開瞭裝魚的水桶。他的手被一條魚咬住瞭。他用力地甩著手,試圖把那條魚甩下去。魚的牙齒卻像釣魚的魚鉤一樣牢牢地咬進瞭他的皮肉。他把手放在地上,對著手上的魚狠狠地踩下瞭一腳

            他松瞭一口氣,正想接著逃跑,卻突然感覺腳腕處一陣鉆心的疼痛,繼而是腰部、臀部、脖頸…

            此時,地上裝魚的水桶已經空瞭,一條魚都沒有……

            一聲尖叫劃破瞭夜的寂靜。月亮又把臉縮瞭回去,像個窺覷到瞭驚天秘密的老婦人。

            夜黑無邊。

            猴魚

            林東擦瞭一下腦門上的汗,看著橫在半空中的熾熱的太陽,心裡一陣埋怨。

            養魚場那邊剛剛打來電話說,送魚的夥計突然辭職不幹瞭,臨時又找不到新人來頂替,所以隻能讓飯店親自派人去取貨瞭。這種事已經發生過很多次瞭。

            林東所在的飯店是整個龍江縣最大、最有特色的飯店,飯店的周圍是農園,客人想吃的蔬菜都可以親自去農園摘。這些在鄉下人眼裡再平常不過的一切,在這裡卻被提升瞭數倍價值。農園的旁邊還有一個養魚池,供客人們釣魚消遣。

            林東要取的魚,是飯店招牌菜的原料。那種魚隻有林東要去的這傢養魚場裡有。

            它有著醜陋異常的外表,但也有著美味非凡的味道。隻要客人吃過一回就會對它念念不忘,吃別的東西都會覺得味如嚼蠟。

            沒有人知道那到底是什麼品種的魚,甚至在網絡上都沒有關於它的記載。老板隻知道他的客人們喜歡:客人們隻知道他們的味蕾喜歡。

            總之,那是一種神秘的、獨特的魚。

            林東趕到養魚場的時候,已經被太陽烤得汗流浹背瞭。魚場老板並沒有像往常一樣把魚準備好。這讓林東的心裡不由得升起瞭一團憤怒的火焰。

            魚場老板未免太猖狂瞭,他可能忘瞭是飯店養活瞭他的。但自己隻是個打工的,不方便發火,心中升起的熊熊火焰很快又被理智澆滅瞭。

            於老板請求林東幫他拉一下魚網。林東本來以為收網會很輕松,卻不想那種魚的力氣大得出乎他的意料。他和於老板兩個人費瞭不小的力氣才把網拉上岸。

            林東並不是第一次見到那種魚,但他發現這次的魚似乎跟以往不一樣。林東仔細地看著落網的魚,那些魚同樣瞪著微微發紅的魚眼看著他。林東打瞭個冷顫。魚的眼睛怎麼變紅瞭?那些魚一動不動地看著他,像是有天大的冤屈難以平復。

            是啊,林東就是那個把它們送往餐盤的惡人,就是斷送它們性命的使者,它們當然要狠狠地瞪他。

            林東一動不動地觀察著那些魚;那些魚也一動不動地觀察著林東,就像一條條死魚。

            意識到這點的時候,林東有些害怕瞭,因為那些魚真的一動不動。活魚上岸的時候,魚鰓一定是會翕動的,因為它們呼吸不瞭,它們要做垂死的掙紮,但這些魚的魚鰓從它們被打撈上岸到現在,一直一動未動。可它們的的確確是活魚啊。

            “於老板,這些是什麼魚啊?”

            “猴魚。”

            噩夢成真

            夜半三更,一輛掉瞭漆的黑色桑塔納孤獨行駛在郊區路上,像是一條散發著腥味的鯉魚。夜霧清冷,它與夜色融為體。

            車上坐著兩個人,都很瘦,像是被曝曬過的豆腐幹。

            “哥,我今天右眼皮老是跳,是不是要有啥災禍發生啊?”

            “呸呸呸,烏鴉嘴,別說不吉利的。”蘇傑說。

            “真的,哥,我眼皮從沒跳得這麼狠過。”

            “你今天是不是話癆瞭?好好幹活就行瞭,今天幹不成,回去胖子就得罵你。”

            陳二不再說話,凝視著車窗外深沉的夜色,一顆心撲通撲通跳個不停。車子一路顛簸,到瞭一處停下瞭。“哥,要不咱們回去吧?”陳二用商量的語氣說。

            “回去?活沒幹就回去,小心胖子整死你。”蘇傑提醒道。

            聽到胖子的名字,陳二哆嗦起來:“哥,我右眼皮……”

            “別說瞭。”蘇傑打斷他說,“我說你怎麼這麼磨嘰瞭呢?別唧唧歪歪的,趕緊幹活去。這事別整砸瞭。”蘇傑不容分說地替陳二打開門,“下車吧。”

            蘇傑看著陳二的背影,心裡莫名地慌亂。他沒有告訴陳二,其實他在行動之前做瞭一個夢,他夢到陳二掉進養魚池裡被魚給吃瞭。

            他有一種格外強烈的預感:陳二平時最喜歡吃魚,今天可能會反過來被魚給吃瞭,就像夢裡一樣。他搖搖頭阻止自己的胡思亂想,倒好瞭車子,隨時準備離開。

            等瞭很久陳二都沒有回來,正當蘇傑打算下車看看時,突然傳來瞭一陣陣狗叫。一定是陳二被發現瞭。

            想到這兒,蘇傑啟動瞭車子,做好瞭逃跑的準備。一陣撕心裂肺的嚎叫聲突然傳進瞭蘇傑的耳朵,他急忙拿出匕首沖瞭下去。

            蘇傑的噩夢成真瞭——陳二躺在地上,全身上下蓋滿瞭魚,就好像那些魚正在吃陳二。但陳二並沒有掉進魚塘裡,那些魚自己跳到瞭岸上開始咬他——它們居然等不及瞭。

            陳二用力地拽著脖頸上的一條魚,試圖把那條魚從自己的脖頸上移開,但他的慘叫聲告訴蘇傑,他並沒有成功。那條該死的魚仍舊死死地咬著他的脖頸。

            一聲狗叫把驚恐的蘇傑喚瞭回來。

            該死的,來人瞭。

            蘇傑握緊手裡的匕首,提起咬在陳二身上的一條魚的魚尾,利落地把魚砍成瞭兩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