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uwhmb'><div id='uwhmb'><ins id='uwhmb'></ins></div></i>

<i id='uwhmb'></i>

    <dl id='uwhmb'></dl>
    <span id='uwhmb'></span>

    <code id='uwhmb'><strong id='uwhmb'></strong></code>

          <ins id='uwhmb'></ins>

          <acronym id='uwhmb'><em id='uwhmb'></em><td id='uwhmb'><div id='uwhmb'></div></td></acronym><address id='uwhmb'><big id='uwhmb'><big id='uwhmb'></big><legend id='uwhmb'></legend></big></address>
        1. <tr id='uwhmb'><strong id='uwhmb'></strong><small id='uwhmb'></small><button id='uwhmb'></button><li id='uwhmb'><noscript id='uwhmb'><big id='uwhmb'></big><dt id='uwhmb'></dt></noscript></li></tr><ol id='uwhmb'><table id='uwhmb'><blockquote id='uwhmb'><tbody id='uwhmb'></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uwhmb'></u><kbd id='uwhmb'><kbd id='uwhmb'></kbd></kbd>
        2. <fieldset id='uwhmb'></fieldset>

            鬼樓

            • 时间:
            • 浏览:15

              張騫是個混混,手下有兩個根班阿才和李牧。三人臭味相投,沒有正式工作,整天靠小偷小摸混日子。

              這一天,阿才一臉神秘兮兮地告訴張騫說:“哥,我發現瞭一塊寶地,一座廢棄的樓。”

              張騫一瞪眼:“屁用?”

              阿才咬著耳朵在張騫耳語瞭一陣,張騫邪邪地一笑道:“行!叫李牧找幾個妞。”說完倆人相對一笑。

              周末張騫駕著車,那天天很熱,可他卻興致勃勃,因為他的車後面坐著三位美女,都是李牧在網絡上認識的網友,說是帶她們去郊外玩,其實是帶著她們去那座廢棄的樓過夜。車上瞭一條小路,過瞭一片樹林,不多久,就看到瞭那幢大樓。

              這棟樓看上去和張騫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樣,他本來還以為是一棟殘破不堪的危房,沒想到樓的外表很新,“誰TM在這種無人的郊外建樓,真是有病。”張騫嘴裡罵著,心理還是很感激蓋樓的人,這種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地方幹點壞事誰知道?瞧這幾位傻妞,還不知道接下來要發生什麼。

              張騫在大樓前停下車,阿才走到他身邊說道:“哥!這地方還行吧?”

               “你小子!”張騫笑著捶瞭阿才一下,沖他使瞭一個眼色。

              阿才連忙去招呼幾個女孩,女孩們下瞭車嘟囔著說:“這是什麼地方呀?”

              李牧摟著其中一個叫露露的女孩說:“這是我大哥名下的產業,怎麼樣?”

              露露嬌笑道:“哥你真有錢把大樓建到郊外,誰來住呀?”

              李牧嘿嘿一笑道:“走,進去瞧瞧就知道瞭。”

              一行人走進瞭大樓入口,門沒鎖一推就開瞭。吱嘎嘎發出一陣刺耳的響聲,另一個女孩小培有些膽怯地拉住露露說:“露露,這地方怎麼看上去陰森森的,不好玩,我不想進去瞭。”

              張騫一把摟住小培的脖子說:“別怕,哥哥帶你進去。”

              小培掙紮瞭一下,沒掙脫,她不悅地尖叫道:“放開我。”

               “啪……”一巴掌落在小培臉上。張騫抓住她的下巴說道:“別不識抬舉。”這一巴掌把三個女孩徹底震清醒瞭,她們自覺地向後退去,可是已經來不及瞭,張騫抓住瞭小培,李牧控制瞭露露,阿才嘿嘿笑著站在小香的身後,他們手裡亮出瞭刀,就是傻子也能看出來他們不懷好意。

              三個女孩被他們推進瞭大樓,大樓下有一個很大的大廳,足可以容納幾百人就餐,靠近大廳的右側有一道樓梯,張騫向上走瞭幾步,樓上更暗,整座樓幾乎沒有一個窗戶,樣子更像一個煙筒。

              張騫四面張望著,伸手拍著墻面,發出巨大的聲響。他此舉是為瞭測試一下樓裡是否真的沒人,敲瞭半天,隻有大廳裡留下啪啪的回音。

              張騫放瞭心,恐赫女孩們老實點,隻有乖乖聽話才能保住小命。小培一直不停的哭泣,顯然是嚇壞瞭,隻有小香瞪著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他。

              一陣冷風吹來,大門突然砰地一聲關上瞭,發現一聲巨響。張騫跑過去推門,可門關得死死的,像是被人從外面鎖上瞭一樣。張騫這一驚不小,大聲叫著阿才的名字,叫瞭好多聲,阿才才氣喘籲籲地跑過去問:“哥,怎麼瞭?”

              張騫一把抓住他的衣領說道:“你帶我來的這是什麼鬼地方,現在門關上瞭,我們怎麼出去?”

              阿才不明白的說:“啊?怎麼會推不開,我剛才上樓上瞭,沒看見有人呀!”

              李牧也湊過來說:“我始終看著三個女人沒走開。”

              張騫望著兩個手下,以及他們身後的三個女人。覺得自己仿佛掉進瞭一個圈套裡,他沉思瞭一下道:“我覺得這裡不對勁。這樣吧!我們聚在一起誰也不許離開。”

               “哥,可是我們怎麼出去?”

              張騫拿著手機瞧瞭瞧,沒信號,其餘的人也拿出瞭手機,全都沒有信號。張騫摸瞭摸墻,拿出匕首使勁向墻戳去,一刀下去墻上的灰被滑落瞭少許。

              李牧也拿起刀學著張騫的辦法,直到倆人累的大汗淋漓墻才被戳出瞭一個小洞,要想破墻而出似乎不太容易。

              就在倆人專心挖墻的時候,大廳裡傳出一聲慘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