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37oy9'></i>

<dl id='37oy9'></dl>

<code id='37oy9'><strong id='37oy9'></strong></code>
    <i id='37oy9'><div id='37oy9'><ins id='37oy9'></ins></div></i><ins id='37oy9'></ins>

  1. <acronym id='37oy9'><em id='37oy9'></em><td id='37oy9'><div id='37oy9'></div></td></acronym><address id='37oy9'><big id='37oy9'><big id='37oy9'></big><legend id='37oy9'></legend></big></address>

    <fieldset id='37oy9'></fieldset>

  2. <span id='37oy9'></span>
  3. <tr id='37oy9'><strong id='37oy9'></strong><small id='37oy9'></small><button id='37oy9'></button><li id='37oy9'><noscript id='37oy9'><big id='37oy9'></big><dt id='37oy9'></dt></noscript></li></tr><ol id='37oy9'><table id='37oy9'><blockquote id='37oy9'><tbody id='37oy9'></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37oy9'></u><kbd id='37oy9'><kbd id='37oy9'></kbd></kbd>
        1. 美剧

          收魂照相館

          【收魂館】這幾天,趙海覺得鄰居吳鎮東有點兒反常。他沒事兒就到鎮子邊轉悠,遠遠地看著太北照相館發呆。趙海心裡嘀咕,平時,人人都躲著照相館走,這老爺子為什麼像是惦記上瞭那兒?說起太

          05-27

          前世刀傷

          十五年前,張松到南方一個城市打工,但打工賺不瞭幾個錢,一天累死累活不說,還經常遭人白眼。張松無法忍受這種生活,一個罪惡的想法在內心萌生。張松在工地當工人,搬磚是日常工作。有一天

          05-27

          猛鬼電影院

          “秦總,你說什麼?你想把王朝電影院結業瞭?”一傢豪華的餐廳內,一個身穿阿瑪尼西裝的中年男子沖著另一個穿著傑尼亞西裝的中年男子狂吼道。他們的衣著和穿戴非常

          05-26

          都市怪談之嗅聲匿跡

          張執遠和顧曼曼結婚的時候,顧曼曼已經離過三次婚瞭,而且都是在一年以內。顧曼曼很漂亮,而且氣質優雅,這對於年輕的女性來說,是不可多得的資本。她應該得到男人的疼惜。但是她還是像個可

          05-26

          陰胎

          雖有人都說李珍是一個幸福的女人,因為她嫁瞭一個好老公。李珍的老公叫做王義,王義是一個物流公司的老總,錢不多,幾個億還是有的。李珍和王義是一對貧賤夫妻,兩個人從二十歲的時候在老傢

          05-25

          都市驚魂記之艷鬼

          一個陌生女人的到訪2015年6月的一個雨夜,我生平第一次遇見瞭鬼。那一晚,有個陌生女人敲響瞭我的房門。她低垂著頭,聲音有些沙啞:“先生,請問,要不要特殊服務。&rd

          05-25

          僵屍王

          一天晚上,小明下班回傢。走到半路的時候,路燈突然滅瞭,四周一片漆黑。他嚇瞭一大跳,趕緊拿出手機照明。就在這時,他突然看見一個青面獠牙的僵屍瞪著他,一股股白汽從僵屍嘴裡噴出來,嚇

          05-24

          民間鬼故事:棺材仔

          清朝末年,重慶長壽河街地區有一“安樂棺材鋪”,老板叫“棺材胡”。他的老伴劉氏去世後,他獨自將兒子胡萬生撫養長大。 &n

          05-23

          夜釣

          你真的知道你每天吃下去的是什麼嗎?要知道,很多時候眼睛是靠不住的。自從白暮走後,我再也不能相信我的眼睛我的嘴巴。以前我很愛吃肉,幾乎每個男人都有這個愛好,但是現在這已經成為瞭我

          05-23

          校園鬼故事:完美藝術

          一、無法攀比的藝術放學的鈴聲剛剛響起,冉雅倚靠在墻角笑瞇瞇地催促著我快點。收拾好書包,我和她一起走出校門,當我們走過百貨大樓時,冉雅抓著我的衣袖驚喜地叫瞭起來:“快

          0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