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pan id='0fh5l'></span>
        <i id='0fh5l'><div id='0fh5l'><ins id='0fh5l'></ins></div></i>
        <dl id='0fh5l'></dl>
      2. <tr id='0fh5l'><strong id='0fh5l'></strong><small id='0fh5l'></small><button id='0fh5l'></button><li id='0fh5l'><noscript id='0fh5l'><big id='0fh5l'></big><dt id='0fh5l'></dt></noscript></li></tr><ol id='0fh5l'><table id='0fh5l'><blockquote id='0fh5l'><tbody id='0fh5l'></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0fh5l'></u><kbd id='0fh5l'><kbd id='0fh5l'></kbd></kbd>
      3. <acronym id='0fh5l'><em id='0fh5l'></em><td id='0fh5l'><div id='0fh5l'></div></td></acronym><address id='0fh5l'><big id='0fh5l'><big id='0fh5l'></big><legend id='0fh5l'></legend></big></address>

          <fieldset id='0fh5l'></fieldset>

            <code id='0fh5l'><strong id='0fh5l'></strong></code>
            <i id='0fh5l'></i>

            <ins id='0fh5l'></ins>

            猛鬼電影院

            • 时间:
            • 浏览:24

              “秦總,你說什麼?你想把王朝電影院結業瞭?”一傢豪華的餐廳內,一個身穿阿瑪尼西裝的中年男子沖著另一個穿著傑尼亞西裝的中年男子狂吼道。他們的衣著和穿戴非常之奢華,一看便知道是腰纏萬貫的商人。

              “李總,你不要那麼激動。”秦總見餐廳裡的人不約而同的投來不滿的目光,連忙按住瞭激動不已的李總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有話慢慢說嘛!你在這種高級場合裡大吼大叫的,有損你的形象啊!”

              “我能不激動嗎?”李總怒氣沖沖地說道,“我在王朝電影院可是投資瞭兩千多萬!現在開業還不到三個月,我連成本的零頭都還沒有賺回來,你貿貿然把它結業瞭,那我投進去的那些錢豈不是全部打瞭水漂!”

              “這個我當然知道!”秦總搖頭晃腦的說道,“王朝電影院要是結業的話,不光是你有損失,我也有損失,而且我的損失比你還大——我可是投瞭五千多萬進去呢!”

              “既然大傢都有損失,那你為什麼還要把它結業呢?”李總生氣的說道。

              “李總,我想問你一個問題。”秦總忽然用相當詭異的口吻說道,“你相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鬼?”

              “有鬼?秦總,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是,我之所以想把王朝電影院結業瞭,是因為有觀眾向電影院的經理反映說,電影院經常鬧鬼。”

              “經常鬧鬼?”

              “是的!”秦總似乎有些害怕的說道,“比方說吧,有一個三十多歲的婦女告訴經理說,有一次她帶自傢的小孩看午夜劇場,她們剛剛進去影廳的時候,明明看見影廳裡隻有五六個人。但是當她們中途上瞭個洗手間,回去影廳時,卻驚奇的發現影廳的門口放瞭一塊寫著‘全廳滿座’告示牌。她們進去一看,發現原本空空蕩蕩的影廳竟然全部坐滿瞭人,而且那些人的臉部都是一副燒焦瞭的樣子,非常的恐怖,嚇得那個少婦慌慌張張的帶著孩子落荒而逃。”

              “秦總,你是在跟我說聊齋嗎?”李總不高興的說道,“這也許是那個少婦覺得電影不好看,才故意撒瞭這麼一個彌天大謊來欺騙經理,讓經理把電影票的錢給退瞭。”

              “你說那個少婦騙人?那好,我老婆說的話,就不應該是騙人瞭吧?”

              “什麼?難道你的老婆也在電影院裡遇到鬼瞭?”

              “沒錯。”說這話的,並不是秦總,而是一個四十歲左右的貴婦人,這個貴婦人的穿著相當的奇怪,眼下正是炎熱的夏天,她卻穿著厚厚的棉衣,還不住的哆嗦著。

              這個奇怪的貴婦人一坐在秦總的身邊,李總便迫不及待地說道:“秦太,你這是怎麼瞭?大熱天的你穿什麼棉衣啊?”

              “沒辦法,我生瞭重病,病瞭一個多月,現在還沒有好。”秦太哆嗦的開口道。

              “病瞭一個多月?秦太,你得是什麼病啊?”

              “她是被鬼嚇病的。”秦總語出驚人道。

              “被鬼嚇病的?這是怎麼回事?”

              “那是一個多月以前的事情瞭。”秦太慢慢的講出她的遭遇:

              “一個多月以前,我和幾個好朋友相約在王朝電影院裡看午夜劇場。看到一半的時候,我有些內急,於是走進影廳旁邊的洗手間裡。那洗手間很奇怪,墻壁上,地板上,佈滿瞭灰塵,廁格的木門殘破不堪,洗手盆上的水龍頭銹跡斑斑,一點也不像裝修瞭不久的地方。”

              “由於我急得很,因此我對這些反常的地方沒有在意。我打開第一個廁格的大門,正要走進去,卻猛地看見一個披頭撒發,穿著白色衣服的女子在廁格裡背對著我。這種情況我自然是覺得自己太莽撞瞭,連忙對那個女人說瞭聲‘對不起’,然後匆匆的走進瞭第二個廁格。”

              “我解決完問題後,便走到洗手盆那裡準備洗手。這時我通過洗手盆上面的鏡子,看見那個女人從第一個廁格裡走出來,緩緩的走到我的身後,整個人低垂著頭。我本著為剛才的莽撞行為道歉的念頭,回頭對著那個女人說道,不如你先吧!”

              “謝謝!那女人冷冷的回答瞭一句後,慢慢的抬起頭來。當她整個臉部呈現在我眼前時,我頓時嚇壞瞭。天哪,她竟然沒有五官!不用說瞭,這個女人百分之一百是鬼魂。我大喊瞭一句‘鬼啊!’便跌跌撞撞的跑出洗手間,跑回我的座位上去。”

              “有鬼!有鬼!我驚慌失措的拉著一直坐在我旁邊的好朋友說,試圖從她哪裡得到安慰。我的好朋友沒有安慰我,而是用一種很淒慘的聲音問瞭我一句,你見到鬼瞭?”

              “是的!是的!我回答道。”

              “哪那隻鬼是不是長得跟我一模一樣啊?”

              “什麼?我吃驚地說道,急忙看瞭一眼我的好朋友,這不看還好,一看之下我整個人馬上昏瞭過去——我的那個好朋友,居然和那隻女鬼一樣,沒有五官!”

              “那後來呢?”李總追問道,“你是怎麼逃離現場的?”

              “我不知道。”秦太搖搖頭說道,“當我醒來的時候,便發現自己身處在醫院裡。由於驚嚇過度,我在醫院裡足足躺瞭大半個月,才得以出院,但是身體依然非常的孱弱。”

              “聽到瞭吧,李總。”秦總說道,“我就是聽瞭老婆的遭遇,才下定決心寧可那五千多萬打瞭水漂,也要將王朝電影院結業。”

              “李總,話可不能這麼說。”李總不緊不慢地說道,“正所謂眼見為實,耳聽為虛。你和你天天跟說的這些,我本人持保留的態度。”

              “那你想怎樣?”秦總有點惱怒的說道,“難道你想觀眾因為在王朝電影院裡看個電影,就被鬼活活嚇死?”

              “我當然不想瞭。”李總說道,“我要親自到王朝電影院走一趟,看看是否真的如同你們所說的那樣,如果是的話,我就同意結業。”

              “隨你便。”秦總扶起他的老婆,“你如果不同意的話,就自個經營王朝電影院好瞭,我不管。”

              秦總說完這句話後,扶著他的老婆走瞭。

              看著秦總離開的身影,李總打從心底裡鄙視他:“真是個膽小鬼,這麼一點破事情就嚇得不想幹瞭。現在這個時勢。電影院可是個暴利的行業,誰放棄瞭誰是笨蛋!”

              鄙視歸鄙視,要想讓電影院成為能夠下金蛋的母雞,就必須將那些破事給解決瞭。李總本著“絕知此事要躬行”的態度,在晚上十二點的時候,也即是午夜時分,來到瞭電影院。

              “給我一張午夜劇場的電影票。”李總走到售票口,遞給售票員一張毛爺爺。

              “好的。”售票員面無表情地接過錢,看也不看,便扔進抽屜裡,然後把電影票交到李總的手上。

              “是瞭。”李總問那售票員道,“最近電影院有沒有什麼怪事發生?”

              “沒有。”售票員生硬的回答說。

              “那生意呢?電影院的生意可好?我問的是午夜劇場。”

              “還好吧!一個影廳五千多個座位,基本上坐滿人。”

              “是嗎?聽你這麼說,電影院的生意還蠻好的嘛!”

              那售票員沒有回答李總的問題,冷淡的坐回自己的座位上去。

              “我就說嘛!”李總自言自語地說道,“電影院生意這麼好,怎麼會鬧鬼呢?”

              他拿瞭電影票,走進瞭影廳裡面。那影廳和售票員說的一樣,基本上坐滿瞭人。

              李總對此很滿意,心裡暗暗慶幸自己親自過來視察,不然的話被那秦總一番胡言亂語唬一唬,就把生金蛋的母雞給白白扔掉瞭。

              他坐瞭一會兒,電影還沒有放映,於是他便動瞭到洗手間去看一看的念頭。

              洗手間很幹凈,沒有秦太所說的奇怪現象,更加沒有那個沒有五官的女鬼出現。

              李總由此更加確定瞭,秦總夫婦說的全是謊言。

              他簡單地洗瞭個手後,便回到影廳的座位上去。

              他回來得相當的及時,他剛一坐好,電影便開始放映瞭。

              “先生,能不能借個火給我啊?”李總正看得津津有味,冷不防背後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我想抽根煙,但是沒有帶火來。”

              “真是的!煙都記得帶來,怎麼打火機就忘記帶來呢?”被人打擾瞭,李總心裡當然不高興,但是借火的人畢竟在他的地盤消費,他怎麼著也要幫一下人傢。

              “給!”李總從口袋裡掏出打火機,頭也不回地遞給後面的人。

              那人沒有接過他的打火機,而是繼續對他說道:“先生,能不能借個火給我啊?我想抽根煙,但是沒有帶火來。”

              “我不是給你瞭嗎?”李總不耐煩的說道。

              那人依舊沒有接過李總手上的打火機,而是繼續重復剛才那句話。

              李總火瞭,他“嘩”的一聲從座位上站瞭起來,轉過身去對著那個人吼道:“你到底想幹什麼?”

              “嘿嘿!我要你身上那三把陽火!”那個人傻笑兩聲說道。

              那人笑起來的時候,面目特別的可怕,整張臉扭曲得非常之厲害,而且身體散發出陣陣刺鼻的煙熏氣味。

              “你是什麼東西……”李總驚恐的問道。

              “我?我是當年被燒死在這裡的冤魂!”

              “你是冤魂?”

              “不僅僅是我,這整個影廳裡的人,都是冤魂!”

              “什麼?”李總大吃一驚,急忙環顧四周,他發現那些剛才還活生生的人,此刻全部變成瞭血肉模糊的鬼魂,它們和眼前這隻冤魂一樣,身體散發出陣陣刺鼻的煙熏氣味。

              秦總說對瞭,王朝電影院確實鬧鬼鬧得非常之厲害。